两家原料药垄断生产商系新三板企业

  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对山东康惠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惠公司”)等3家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经销企业垄断行为罚没3.255亿元一事引发市场极大关注。根据调查,在3家经销企业涉嫌垄断期间(2015年8月-2017年12月)涉及3家生产企业,分别为浙江瑞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邦药业”)、江西新赣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赣江”)、成都倍特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倍特”)。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截至目前,3家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生产企业中,瑞邦药业、新赣江均系新三板企业,成都倍特则在2019年12月底IPO辅导备案登记。

  垄断案牵涉3家生产商

  随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布,此次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垄断事件涉及的3家原料药生产企业也浮出水面。

  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2015年8月-2017年12月,康惠公司、潍坊普云惠医药有限公司和潍坊太阳神医药有限公司3家公司(以下简称“当事人”)通过包销、大量购买或者要求生产企业不对外销售等方式,控制了中国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销售市场。

  据介绍,垄断行为实施期间,国内共有3家企业具有葡萄糖酸钙原料药批准文号和GMP证书,3家企业均实际生产,分别是瑞邦药业、新赣江、成都倍特。

  “当事人包销了新赣江生产的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当事人与新赣江达成口头协议,约定新赣江将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包销给当事人。根据调查掌握的证据,新赣江执行了上述约定,本案垄断行为实施期间,新赣江生产的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基本全部销售给了当事人。”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

  另外,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根据调查掌握的证据,此次垄断行为实施期间,瑞邦药业生产的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超过85%销售给了当事人。此外,当事人与成都倍特达成了不对外销售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的合作协议。2016年12月,成都倍特获得葡萄糖酸钙原料药GMP证书,当事人即与成都倍特签订《关于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及制剂的合作协议》,约定成都倍特生产的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仅用于其生产注射液,不对外销售。

  新赣江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公司未收到市场监管总局的处罚。公司生产原料,销售出去后,别人怎么卖,公司不清楚”。倍特药业营销中心业务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不清楚情况。截至记者发稿,瑞邦药业董秘办电话未接通。

  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原料药领域垄断存在两种情况,一是原料药生产企业自己涨价;另外就是部分生产企业将原料药不直接卖给药品制剂企业,而是卖给商业公司,商业公司几经转手再将原料药卖出,价格成倍上涨。“生产企业通过后一种方式,获得利润的同时,减少被处罚的风险。”

  两家新三板企业互为竞争对手

  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查询发现,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垄断事件中牵涉到的3家生产企业中,新赣江、瑞邦药业两家企业目前均为新三板公司。

  瑞邦药业成为新三板一员的时间较早。根据资料,瑞邦药业于2015年12月11日在新三板挂牌。从财务数据来看,瑞邦药业近几年业绩均处于连年增长的状态。2015-2018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为0.03亿元、0.18亿元、0.23亿元以及0.31亿元。

  新赣江在新三板挂牌的时间相对较短。根据资料,新赣江在新三板挂牌时间为2019年2月1日,主要产品与服务项目为化学药品原料药、化学药品制剂及中成药三大类。与瑞邦药业近几年归属净利润连年增长有所不同,数据显示,2018年新赣江归属净利润为0.53亿元,同比下滑37.45%。

  不同于新赣江、瑞邦药业均在新三板挂牌,根据显示,3家生产厂商中,成都倍特已经于2019年12月31日进行IPO辅导备案登记。

  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市场,新赣江、瑞邦药业两家公司在新三板披露的公开转让书中曾均将对方列入葡萄糖酸钙原料药主要竞争对手。其中,新赣江在2018年12月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表示,葡萄糖酸钙属于原料药,为公司的核心产品。除公司外的生产厂商为瑞邦药业。彼时,新赣江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称,公司葡萄糖酸钙产品国内仅有瑞邦药业一家竞争对手。

  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领域专家表示,根据产品品质和用途的不同,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分为注射用和口服用两个等级,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具有更为严格的质量标准要求,不仅要达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对溶液澄清度的要求,还要满足内毒素、金属物质含量、微生物限度等指标要求。新赣江董秘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原料药要求较高,相对成本也比较高。可查数据显示,新赣江葡萄糖酸钙产品毛利率在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1-7月不断走高,分别为47.98%、51.52%、64.18%。

  加强行业监管力度

  位列医药产业链的上游,原料药是保障下游制剂生产、满足临床用药需求的基础。当原料药价格非合理的大幅上涨后,传导至下游,下游企业不得不停产利润低微的药品,或跟随涨价,寻求生存。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在医保控费等背景下,下游企业不能肆意提升产品价格,厂家一旦消化不了成本压力,品种单一、利润较少以及市场份额小的中小型制剂就可能逐渐停产。

  在赵衡看来,上游原料药形成垄断后,下游制剂企业将面临较大的成本压力。“对于利润低微的药品,下游企业可能会考虑停产或减产,这将影响到消费者的用药治疗。而对于品种单一、市场份额小的中小型制剂企业,一旦消化不了成本压力,将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境遇。”

  针对行业垄断现状,市场监管总局不断加强监管力度。此次市场监管总局对3家葡萄糖酸钙原料药经销企业作出处罚是反垄断法实施十多年来,原料药领域反垄断案件的最大一笔罚单,也是市场监管总局自2018年4月新组建以来第三次对原料药行业的垄断行为作出处罚。赵衡表示,法律惩处力度弱、违法成本太低是原料药行业垄断行为时有发生的重要原因,随着最大一笔罚单的落地,国家也释放了惩戒力度加强的信号。

  近年来,国家也不断出台政策加强对原料药的管控。2019年8月,国务院召开政策吹风会分析了目前原料药涨价的原因,并透露三大整治措施。其中提到,医保局将会同有关部门施行建立健全长效监管机制、深化药品集中采购机制改革等举措,对于不合理的涨价,将约谈敦促企业主动纠正,采取公开曝光、中止挂网、失信惩戒等措施,直至依法依规实施处罚。

  2019年10月,国务院印发《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的意见》明确,以最严的标准依法查处原料药和制剂领域垄断、价格违法等行为,坚持从重从快查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坚决处置相关责任人,形成有效震慑。同时,建立市场监管、公安、税务、药品监督管理等部门协同联动工作机制,开展多部门联合整治,整治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

(文章来源:www.langrongtz.com)

(原标题:两家原料药垄断生产商系新三板企业)

评论